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聽她拉大提琴,你不需要懂音樂!

好琴聲2020-02-23 08:57:45


杜普蕾演奏埃爾加《大提琴協奏曲》


?杜普蕾與埃爾加《大提琴協奏曲》?

我喜歡管弦樂,尤其愛聽大提琴如歌如訴的旋律。大提琴演奏家中最喜歡杜普蕾(Jacqueline du Pré)、羅斯特洛波維奇、斯塔克。

大提琴是一種極富陽剛之氣的樂器,世界上著名的大提琴演奏家無一不是男性,唯獨杜普蕾例外。她是羅斯特洛波維奇的學生,但卻沒有籠罩在大師的光環下,而是以她過人的天賦和燃燒的激情傾倒眾生,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


聽杜普蕾演奏大提琴,你不需要懂音樂,只需用第六感觀去聽,她在音樂中帶出的那種陽剛勁十足的沖擊力,以及全身心的投入和飽滿的激情,會讓你終生難忘。

杜普蕾的一生與埃爾加的大提琴協奏曲緊密聯系在一起,她因演奏這首曲子而成名,最后成為她的象征。

和大多數發燒友一樣,我因大提琴而喜歡杜普蕾,又因杜普蕾而了解埃爾加。埃爾加的大提琴協奏曲是他生命的最后力作,也是他獻給愛妻的安魂曲。整支曲子情感此起彼伏,理性與感性反復沖突,充滿哲思。杜普蕾用盡一生的才華,演繹了這首千古絕唱。

記得女兒在巴塞羅那讀書時曾寫道:巴塞的夜晚,窗外下著小雨,聽杜普蕾演奏埃爾加大協,全身被悲傷的旋律包裹,感到陣陣顫栗。


這種感覺是真實的。說實話,我認為女孩子最好不要聽這樣曲子,更不應該拉這支的曲子。但世人太自私了,從1961年杜普蕾17歲首次登臺開始,到1971年底留下最后錄音,在短暫的10年演奏生涯中,杜普蕾一直在迎合聽眾的要求拉這首曲子。傷感的旋律浸透了她的身肌,最后患上多重肌肉硬化癥,蔓延成全身僵硬,并于1987年痛苦地離世。

悲傷是音樂的靈魂。每當我聽這張1965年杜普蕾在巴比羅利指揮下與倫敦交響樂團合作的錄音時,總會為杜普蕾的愛琴“大衛朵夫”在樂曲開頭發出的那一聲撕裂般的長嘆所震撼,此時我仿佛聽見孤獨的老埃爾加坐在黃昏的夕陽中說道:“一切優美、干凈、新鮮與甜蜜都離我十分遙遠,永遠不會再回來了。”我仿佛看見杜普蕾在舞臺上用男人般的力量忘我地拉著曲子,她演繹得如此簡潔凝練,沒有一絲水份,樂隊也沒有表現出夸張的色彩,琴聲中只有激情,沒有匠氣。此時的空氣中彌漫著透明而靜默的傷感,你無法抗拒來自音樂的陣陣沖擊,你不由自主地隨著旋律起伏,隨著音樂思考。此刻的杜普蕾展現的是酣暢淋漓情懷,所有的技巧、音色、音準都消失了,她用強有力的琴弓鉤出聽眾的靈魂,不知不覺與之共舞,這就是杜普蕾的不朽魅力。





俄羅斯才女一人多聲部小提琴演奏多首經典樂曲

三把小提琴能干什么?

他們能演奏《不可能的任務》快閃!

聽音樂會,你會鼓掌嗎?

聽俄羅斯姑娘們的手風琴小提琴合奏~

鋼琴和大提琴演奏《野蜂飛舞》,配合的太完美

文編 / Meaty




點擊“閱讀原文”,登陸好琴聲網站

体彩19051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