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老公給她買衣服,情人給她買房子,12年后她竟然發現...

高端旗袍女裝店2020-02-10 06:22:28

?
?
?
第1章 老公出軌
?
?
?


  初夏,晚上十點,S市的某五星級酒店。


  一間標準房內,床邊坐著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她一身緊身的抹胸小禮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


  她手指間夾著根味很沖的男式香煙,微微顫抖的指尖顯出她的情緒很不穩。


  塞在耳中的竊聽器就像一把無情的電鉆,鉆得她耳朵刺痛。


  心也跟著在滴血。


  耳朵里傳來一堆男女的對話聲。


  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


  男人:“小妖精,別說你剛才沒高潮。”


  女人:“有啦,真討厭,非得逼著人家說出來!”


  男人:“她明天要去B市出差,明晚你可以來過夜。”


  女人:“毅然,我很好奇,林語嫣當年可是我們學校有名的校花,難道她沒法滿足你?”


  男人:“這個木頭美人,我和她結婚一年,老子就沒碰過她!誰讓她當年不讓我碰,現在我還不稀罕了……”


  女人:“那么慘?那她豈不是守活寡……”


  男人:“她活該!行了,別提她了!我們再來一發……”


  女人:“討厭,你好壞哦……”


  接下來的內容,林語嫣已經聽不下去了。


  她拿下耳塞,眼神空洞地盯著地板。


  想起三天前的夜里,聽到老公蕭毅然說了句夢話‘陸小桃,你真騷……’。


  林語嫣心中一驚,陸小桃,正是她的大學同班同學。


  可大學畢業后,再也沒有聯系。


  蕭毅然怎么會認識她?


  林語嫣第二天就通過同學打聽到陸小桃現在的電話號碼。


  她以裝修為名,希望陸小桃幫她設計下浴室的裝修風格。


  陸小桃當天下午就來了。


  在她上廁所時,林語嫣偷看她放茶幾上的手機,雖然設有密碼看不了。


  但看到她手機上的WiFi已自動連接,林語嫣的整顆心就往下沉。


  怎么送走陸小桃的,她已經記不清了。


  接著,她就去查了蕭毅然的銀行賬單記錄。


  半年時間,同一家酒店開房記錄達八十六次……


  查到酒店后,她找到蕭毅然常開房的房間,在床頭柜下偷偷安裝了竊聽器。


  終于聽到了她想知道的真相。


  ……


  出了酒店,林語嫣上了一輛出租車。


  司機問:“小姐,去哪?”


  去哪?


  她該去哪……


  腦中想起閨蜜樂悠悠被她老公出軌的那一天,樂悠悠喝的爛醉拉著她去了S市最出名的私人會館。


  夜色,黑夜里的男色,是上流社會圈子里玩的男公關場所。


  “師傅,去愚園路1號。”


  “夜色會館?”司機顯然一驚。


  林語嫣卻面無表情,整顆心像泡在硫酸里被迅速腐蝕……


  痛,痛得無法呼吸。


  胸口很沉悶,像壓了塊千斤重的巨石。


  她一手按在胸口處,承受著心被撕裂開來的痛楚。


  淚水麻木的滴落,早已花了妝面。


  半小時后,司機回頭道:“到了。”


  林語嫣回神,有些失魂的從包里隨便抓出幾張一百元丟給他:“不用找了。”


  司機一臉欣喜的連聲感謝。


  他望著步履飄搖的林語嫣,自語道:“可惜了,長得挺漂亮的,卻要花錢找男人……”


  林語嫣走進了這家傳說中的夜色會館。


  她站在柜臺前,將銀行卡往柜臺上一拍:“把你們店的鎮店之寶拿出來,這里是五百萬人民幣!”


  前臺小姐望著她,禮貌問道:“您好,小姐,您問的是我們會館的頭牌先生嗎?”


  “對,就是你們的頭牌!今晚我要包夜!”林語嫣拿出濕紙巾正在卸妝。


  所謂頭牌,可是會館的唐總啊!


  前臺小姐眉頭微蹙:“小姐,請您在旁邊休息區等一下,我打個電話,稍后回復您。”


  她拿出手機偷拍了一張林語嫣的側臉照。


  將林語嫣的照片當場發給了館長唐文軒。


  唐文軒立刻回了電話:“你有沒有搞錯!這么丑的女人照片也發給我?下次再這么沒眼力,這工作你別干了!”


  “唐總,對不起……可那位小姐說五百萬包您過夜……”前臺小姐一想到那五百萬里的豐厚提成,她就心動的多了句嘴。


  唐文軒此刻并不在會館,正在他的總裁辦公室,語氣突降:“聽姚經理說,你是新來的前臺,我給你一次機會,這次不開除你!我告訴你,從來都是我挑女人,沒女人敢挑我!”


  電話啪的掛了,前臺小姐剛要向林語嫣解釋。


  林語嫣已經站起身,直接走向一位從電梯口出來的年輕男子。


  男人,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目測得有一米九了,一身裁剪得體的深色西裝。


  寬肩窄腰,完美的倒三角形,一雙大長腿長得逆天,身材如國際頂級男模,讓人看了噴鼻血。


  鬼斧神工雕刻般的五官俊美至極,深邃的眸,英挺的鼻,性感的唇,就連他的男性喉結都那么充滿魅力。


  林語嫣干澀的咽了咽口水,看著男人,卻問前臺小姐:“他就是頭牌先生吧?”


  前臺小姐剛來第二天,還不認識這個男人,剛要說不是,卻被男人一個眼神給阻止了。


  男人與生俱來的王者氣場,嚇得前臺小姐不敢吭聲。


  他走到林語嫣面前,望著這張已經被濕紙巾擦干凈的巴掌小臉,還算入他的眼。


  “你好,我是頭牌冷先生。”


  “你、你好,我叫林語嫣,我、我要包夜……包你!我有五百萬!”


  見這個女人都緊張的口吃了,男人的嘴角勾起一絲若有若無的弧度,他將林語嫣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身體很快有了絲欲望,有趣……


  “我只上處女,你是嗎?”男人俯身湊近她的耳邊,如同魔音。


  聲音好聽的讓她腿軟,男人一把抱住她的腰肢,一雙深不可測的黑眸正望著她,仿佛要將她的靈魂都看穿。


  林語嫣的臉頰早紅透了:“我、我是處女……”


  “那跟我走吧。”


  男人帶著林語嫣走了。


  前臺小姐已經看傻眼,直到那輛豪氣沖天的邁巴赫駛離夜色會館,她才回神,趕緊再次撥打唐文軒的手機。


  電話一接聽,前臺小姐都快哭了:“唐、唐總,有人搶單!” 


?

?
?
?
第2章 獻出初夜
?
?
?


  冷爵梟開著邁巴赫將林語嫣帶到了S市最豪華的七星級酒店。


  金尊豪林大酒店,地下停車場。


  車內,冷爵梟望著從始至終都一言不發的林語嫣。


  黑眸像是只待食的獵豹:“你還有一次機會,現在反悔了,你可以走。”


  聲音冰冷無情,問得如同一場交易。


  林語嫣縮在副駕駛,身子微微顫抖,她居然真上了這個陌生男人的車。


  真要把自己寶貴的第一次獻出去嗎?


  想起蕭毅然背著她偷情那么多次,她心中的恨就如同火焰一樣竄燒的厲害。


  “我不會后悔!”


  “想好了?”聲音高遠而又清冷。


  “想好了!”她咬了下唇肯定道。


  “成交。”冷爵梟伸出一只手。


  林語嫣沖他的手象征性地握了下,深深呼出一口氣,就打開了車門:“走吧。”


  下車后,冷爵梟攬著她的細腰就走向電梯。


  進了電梯,按下128層的按鈕,直通總統套房。


  心臟跳得劇烈,林語嫣偶爾看一下身邊的男人,望著他誘人的下巴線條,至少這個男人完美的無可挑剔。


  可惜了,這么絕佳的外形條件居然是鴨……


  出了電梯,冷爵梟刷卡進門,脫下西裝外套掛在衣柜處。


  他去開了瓶紅酒。


  林語嫣整顆心臟都快跳出嗓子眼,她走到落地窗前,望著窗外的絢爛夜景,視野絕佳,這是她第一次住這么好的酒店。


  想起那五百萬,她心下一橫,今晚要好好享受!


  “喝酒。”


  聲音在身后響起,林語嫣嚇了一跳,從玻璃的反光中見到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形。


  她轉身,接過他手里的酒,直接就喝。


  本想與她碰杯的男人手伸回,黑眸中多了絲趣味,冷爵梟舉杯輕輕抿了一口紅酒。


  緊張不已的林語嫣想一口氣全干了,被冷爵梟奪走酒杯,他嘴角微勾:“我可不喜歡上個醉醺醺的女人。”


  林語嫣開始躲避他的眼神,不敢看他,這男人長得太過妖孽,看一眼都像會懷孕。


  “你確定你是處女?我最討厭別人騙我。”


  她耳根子一紅:“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冷爵梟舉起酒杯喝了一口,盯著這張唯美的容顏,不得不說,五官確實長得精致,皮膚也白皙,身段很不錯。


  “你先去洗澡。”


  林語嫣走進浴室關門,望著鏡子中的自己,她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


  這么做,會不會太沖動了?


  可只要一想到蕭毅然的無情背叛,她攥起拳頭又下定了決心!


  說什么也要在離婚前,給他戴一頂大大的綠帽子!


  二十分鐘后,林語嫣穿著寬大的純白色浴袍走進臥室。


  床上的男人,上身真空,結實精壯的胸肌下是六塊性感的腹肌,狂野粗獷。


  比起老公蕭毅然的無腹肌身材,這個男公關的身材簡直好到讓女人尖叫。


  男人下身依舊穿著西褲,手上拿著手機好像在發短信,他抬眸看了她一眼。


  “過來。”


  男人的舉手投足間,天生透著霸氣與強勢,無形中壓迫著她乖乖走向他。


  冷爵梟放下手機,站起身:“我去洗個手。”


  因為碰過手機,所以覺得臟?


  林語嫣對他有了點好感,似乎身體也沒那么僵硬了。


  她走到床的內側,坐在角落里,浴袍下什么也沒穿,頓時感覺很沒有安全感。


  冷爵梟很快就回來了。


  他抱起她就將她壓在床上,林語嫣嚇得本能反抗,她的雙手被他禁錮置于頭頂,薄唇微啟:“你反抗也沒有用,我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放棄了。”


  她如受驚小鹿,望著近在咫尺的邪魅男人臉,男人低頭將冰冷的唇吻向她的頸項。


  隨著吻的氣息越來越急促,男人的胸膛開始變得滾燙。


  他一手解開她浴袍的腰帶,林語嫣下意識的阻止。


  她是真的后悔了!


  “放開我!我不要了!”她掙扎著想起身,早已面紅耳赤。


  冷冷的聲音噴在她的耳邊:“晚了。”


  冷爵梟毫不猶豫用膝蓋頂開她緊閉的雙腿,伸手就去拉褲鏈。


  兩分鐘后,他的身體猛的往下一沉,林語嫣痛得哭出聲。


  “你果然是處女……我喜歡。”


  不管林語嫣第一次的不適,冷爵梟沉浸在這極致的歡愉中。


  浮浮沉沉中,林語嫣幾乎痛得昏過去,咬牙堅持著,他的力度讓她不堪承受。


  半個小時過去了……


  一個小時過去了……


  冷爵梟一直要不夠她,體力不支的林語嫣最終昏睡了過去。


  到了后半夜,林語嫣又驚醒了,看到壓在她身上的男人依舊如狼似虎,她哭得如同一只無助的小獸。


  一夜纏綿,從女孩終成了女人。


  林語嫣今夜流的淚,祭奠了她的青春,也祭奠了她的貞潔。


  ……


  第二天中午,當陽光灑滿整個臥室時,林語嫣醒了,抬眼看到床上的男人還沒醒。


  她立刻輕手輕腳起床,可渾身如同碾壓般的酸痛,雙腿打顫地走在地毯上,從浴室拿回自己的衣服重新穿上。


  走之前,看了眼那張完美絕世的俊顏,她默默的從包里拿出那張銀行卡。


  將卡和寫有密碼的紙條放在了床頭柜上。


  之后,她離開了酒店。


  打了輛出租車,在車里給閨蜜樂悠悠打了個電話。


  今天剛好是周六,林語嫣直接去了一家KTV,點了一份套餐,等著樂悠悠來。


  等她吃好午飯后,樂悠悠也到了。


  一推門進入包廂,樂悠悠就看到林語嫣在抽煙。


  “天哪!我的寶貝,你這是受了什么刺激?你居然抽煙?”樂悠悠全身名牌,美艷無雙,身材火爆,一屁股坐在林語嫣的身邊。


  林語嫣吐出一口煙,平靜道:“我準備離婚了。”


  “蕭毅然出軌了?”樂悠悠問的隨意,似乎早在她的預料之中。


  “半年前,你告訴我,男人經常不回家,就有問題,八成外面有女人了……這話我信了。”


  樂悠悠怕拍她的肩膀:“我這可是經驗之談。”


  “悠悠,你老實說,你為什么不離婚?你都不愛何耀東了。”


  樂悠悠從包里隨意拿出自己的女式香煙,摸出打火機點了一根,眼睛微瞇:“呵……何耀東我是不愛了,但我就要拼命花他的錢,就要霸著正宮的位子不放,讓那群賤貨進不了何家的門!”


  可樂悠悠的黑眸中其實并沒有多少快樂。


  林語嫣將香煙滅在煙灰缸,鄭重其事道:“悠悠,其實有件事我想告訴你很久了……” 


?

?
?
?
第3章 爆出秘密
?
?
?


  “什么事?你干嘛突然這么嚴肅?”


  林語嫣看著她,猶豫了幾秒,說道:“其實何耀東在我上大學期間追過我,我沒答應。”


  樂悠悠笑的無所謂:“這件事我知道,結婚那天他跟我說過,那時我和你還不認識,你沒必要放在心里。”


  “但我想說的事情,不是這件事……”林語嫣欲言又止。


  她的表情,讓樂悠悠有絲緊張:“語嫣,你可別扎我心啊!別告訴我,你和何耀東有一腿,雙重背叛老娘可承受不起。”


  林語嫣搖頭,嘆氣道:“三個月前,我去B市出差,參加設計師研討會,晚上大家聚餐時喝了點,你知道我酒量不好,回到酒店時都快站不穩了……當時在電梯里碰到了何耀東,他剛好來B市談生意,就說要送我回房間,我沒多想就讓他送了。他把我送到臥室后,就……就想對我圖謀不軌,我當時嚇得想給你打電話,胡亂按錯鍵,卻錄了音。”


  說完,她拿出手機,打開了音頻。


  樂悠悠的臉色有絲泛青,但她沒說什么,選擇聽錄音。


  何耀東:“語嫣,今晚讓我遇見你,真是天意!做我的女人吧……”


  林語嫣:“何耀東,你無恥!你放開我!”


  何耀東:“你真美……”


  林語嫣:“你再不放開,我就報警了!”


  何耀東:“給我吧……”


  林語嫣:“你給我滾!再不滾,我就把這件事告訴悠悠!”


  何耀東:“林語嫣,你裝什么清純!真他媽沒勁!”


  最后,音頻里傳來重重的摔門聲。


  此刻,林語嫣內心挺忐忑的,她緊張地盯著樂悠悠。


  瞞了三個月的事情,這次因為自己要離婚,不想再隱瞞下去。


  沉默的五分鐘里,樂悠悠不間斷的抽了兩支煙,林語嫣就這樣一言不發的陪著她。


  她真的很擔心,她和悠悠的友情會因為這段錄音而終結。


  當樂悠悠將煙蒂掐滅時,做出了決定:“行,這次我陪你!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離!何耀東這個王八蛋,老娘也忍夠了!這次竟然將主意打到你的身上,真是觸犯到了我的底線!語嫣,你回去準備一下,趁早跟蕭毅然離婚,等我把離婚協議交給法院后,我就搬出何家,以后我們一起住,你覺得這個提議如何?”


  她的話,讓林語嫣頓時眼睛酸澀,一把抱住了她:“悠悠,我剛才真是怕死了,怕你不要我了!”


  樂悠悠抱著她,手輕撫著她的背:“傻瓜,是何耀東這個畜生不要臉!我不會把罪過怪到你頭上,我們真是難姐難妹,連離婚都趕在一起了……”


  “悠悠,今晚我回去還要捉奸呢,你等我的好消息!我會盡快跟他離婚!”


  “行了,別哭了,蕭毅然這種賤人,讓他有多遠滾多遠!你知道的,我命好生下來就是富二代,所以離婚老娘也離得起,你搬出來后,我那三處房產你隨便挑一處,我住哪都行,以后我們就是失婚者聯盟了。”樂悠悠一副女王范兒。


  破涕為笑的林語嫣放開了她,隨意在桌上抽了張紙巾擦了擦眼淚:“我現在沒地方去,能去你那嗎?捉奸還得等到晚上……”


  “你開玩笑呢,以后我家就是你家,今晚老娘也不回老宅了,就去我那套復式公寓吧,晚上我們倆好好大吃一頓,聊通宵,罵死這兩個賤男人!”樂悠悠拉起林語嫣就走。


  “好,就這么辦!”


  有了樂悠悠這個鐵閨蜜,林語嫣內心暖暖的,其實離婚也不可怕。


  死守著一個不愛你的男人,才是最可悲的。


  ……


  下午四點,S市最繁榮金融商業區。


  在巍峨聳立冰冷的商業樓中,有一棟高入云端的最高大樓,頂尖處有個醒目的LOGO:GT。


  GT投資集團,全亞洲最大的商業帝國。


  此刻,坐在頂層總裁辦公室的男人,手里正拿著一份資料。


  姓名:林語嫣


  年齡:25歲


  婚姻狀況:已婚。


  工作單位:S市東陵設計工作室。


  ……


  她居然結婚了?


  冷爵梟放下資料,望著窗外隱隱飄過的浮云若有所思。


  黑如墨的眼眸中染上一絲冷意。


  “穆天,你出去吧。”


  首席秘書穆天面無表情,他回道:“是,冷總,那我先出去了。”


  穆天剛打開總裁室的大門,就見一位高大帥氣的男人走進來。


  “謝謝。”


  穆天頷首:“不客氣,唐總。”


  總裁室的門被輕輕關上。


  唐文軒那雙桃花眼的黑眸中透著濃厚興趣,他隨意往真皮沙發一坐,手里轉著蘭博基尼的車鑰匙,調侃道:“我聽說有人昨晚在我的夜色會館搶單?把新來的前臺小妞都氣哭了……”


  冷爵梟將關于林語嫣的資料隨手放進抽屜,沒有看唐文軒,繼續之前的工作。


  冷總一言不發,受忽視的唐文軒站起身走到辦公桌前。


  “你真是變態工作狂!周六也不休息……老實交代,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那女人真給了你五百萬?”唐文軒左眼角下的那顆淚痣妖嬈多情,五官陰柔俊美,氣質不凡。


  冷爵梟抬眸,看了他一眼:“恩,給了。”


  “我操!她是誰啊?是哪家的豪門千金?”唐文軒一臉興奮,等著聽下文。


  “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不會連對方是誰都沒搞清楚,就上了她吧?”


  “恩。”


  冷爵梟的惜字如金,真是急死了唐文軒:“我靠,這不像你的作風啊?冷總一年只挑幾個處女解決生理需求,哪一個不是精挑細選,這次怎么回事?”


  面對唐文軒的炮擊追問,冷爵梟隨意的往椅背上一靠,語氣清冷:“昨晚我去夜色找你,你不在,剛好有個處女要找頭牌,昨晚我就帶她走了。故事講完了,唐總可以走了嗎?”


  “天哪……反常!太反常了!有她照片嗎?讓我看看她長什么樣,要知道當時前臺小妞先找的我,我嫌棄長得丑……現在想來,能夠入你的眼,想必是很不錯了。”


  “沒照片,你可以走了。”


  “……”


  唐文軒見冷爵梟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知道是套不出話來了,掃興離開:“沒勁!我去找慕白打牌,晚上你過來嗎?”


  “再議。”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后續劇情高潮不斷!
体彩19051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