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一篇萬字長文,寫寫過去這一年我看的195部戲丨年度戲劇觀察

鳳凰網文化2020-02-09 12:36:51

文章來源:好戲(haoxi2014)


-/-奚牧涼

───


2015觀戲筆記


2015年過去了。又一年,又一年《觀戲筆記》。


我是歷史專業出身,“記史”在我眼中,是極重要、極光榮的事業。即便當下我們以為稀松尋常之事,如未被及時記錄、整理,不出太久,也會成為后人探問不得的謎題。與輕易將史料從指縫間放走、“狗熊掰棒子”般過日子相比,能留下些哪怕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般的史料,已可謂功德。


當今中國的戲劇演出,一方面蓬勃發展,北京應該每晚都能有多家劇院在上演不同的劇目;但另一方面僅我目力所及,對這些演出非常全面、持重,類似“白皮書”、“藍皮書”式的評論類記述仍不多見。


誠然若想完成這一重任,需要克服耗時耗力、損害情面等諸多困難,但這一工作如若缺失,不出5至10年,遺憾便會展現在中國戲劇面前;若到那時才開始孜孜以求、霧里看花般探尋現下中國戲劇的成功與失敗,那便實在是可惜可嘆了。


借助工作的方便與友人的幫助,2015年我一共得賞了195部在中國大陸演出的戲劇作品。雖然這一數量也不足以涵蓋2015年中國戲劇演出的全部,但于前述的“全面、持重的評論類記述”,還是可以斗膽嘗試了。


年輕如我,這項工作再適合不過:才疏學淺,無以深談與宏論,那便先“賣賣力氣”,照單全收、等量齊觀但凡有史料意義的好戲、壞戲,從整理史料的粗活練起;人微言輕,褒獎與批評終歸難傷大體,那便可在盡量不臆斷、不曲解、不夸大的前提下,寫下自己最真實的優劣感受。


在如此心態的自勵下,2015年初,我的《觀戲筆記》系列誕生(1);值此2016年初,《觀戲筆記》系列再續一年。


寫作此文其實要面臨一些微妙的取舍:感謝各位辛勤的戲劇媒體記者,當今中國戲劇演出的報道類記述尚且充足,本文便可略去具體的劇目背景信息,直接展開劇目評論;但如此行文,某些劇目即便是年度重點、報道遍天,我若一旦罕見遺漏,也便難以置喙、不敢妄言——故此,我選擇將那些我錯過的重點劇目盡可能標出,即便留下一句刺目的“我沒看過”,也附記幾筆我所見的主流觀點。


另外,劇評終歸一家之言,優勢在于對劇目的好壞判定后人可一目了然,但劣勢在于終歸無法等同為100%的客觀記述;而本文又不愿太過情緒用事,給后人留下過多個人化的偏見——故此,我只盡量寫下我自覺有完全把握的觀點,會將經不起再三推敲的隨性之論通通略去,且如若個人觀點與主流觀點向左嚴重,我也會予以注明。


本文為凝煉字句,最終板眼枯槁,但仍沖破一萬六千字由此造成的閱讀困難,還望各位讀者海涵。


如果您認為本文的只言片語太過簡略,可參閱附注的參考文章,它們都是我既往于媒體發表的、本文涉及劇目的單篇劇評。


《觀戲筆記》系列至此僅有兩年;無論是心懷壯志地力爭再堅持50年、60年,還是謹慎樂觀地希圖再堅持5年、6年,此時此刻于《觀戲筆記》系列,都只是個開始。


前路難料,眼下在僅憑個人之力、尚無穩定扶持的情況下,《觀戲筆記》系列能多寫一年就比少寫一年好些。因為對當今中國戲劇歷史的記述會使我們發現,當今中國戲劇的真面目遠比我們臆想得復雜,這一點,我們應該明了,我們的后人更有權利明了。


(一)


2015年我目力所及的華語戲劇作品,好戲、爛戲基本是按正態分布的。極驚艷與極驚愕者雖也有出乎意料之外,但終歸還在乎情理之中。


2015年北京人藝的原創劇目雖未再出現2014年《理發館》那般的歷史新低,但依舊整體低迷。


大劇場方面,新創的《食堂》(2)、《司馬遷》、《故園》、《牌坊》,再加1982年首演的《貴婦還鄉》復排,基本仍在“北京人藝傳統”下陳陳相因,難越雷池。其癥結或可歸咎為戲劇觀念陳舊、優秀文本匱乏、新一代演員與導演梯隊仍難繼衣缽等等,但最關鍵也許還在精神層面——心氣散了:在首都劇場見證北京人藝原創劇目的激情與熱血似乎越來越難,哪怕是撒狗血。



北京人藝的首都劇場


相比之下2015年北京人藝于實驗劇場的三部新作《反串》、《朦朧中所見的生活》、《畫眉》,幸好還尚存些“五十步笑百步”的活力:《反串》小扣了“間離”的柴扉,顧威導演的《畫眉》更極具象征意味——力圖效法戲曲探索新的表演風格,卻又滑向過分一板一眼的極端。


如上這般,都讓我們在2015年朱琳仙逝、焦菊隱誕辰110周年紀念等時刻,倍生“斯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的傷懷


但全盤否定北京人藝的2015年也是不客觀的,因為年初李六乙在劇院導演了新戲《萬尼亞舅舅》(3)。可問題在于,與劇院關系若即若離的李六乙,排出的這部優異作品看不出多少北京人藝戲劇傳統直接滋養的痕跡;而他之后在劇院外,又獻出了戲劇語匯更為成熟、可稱全年我所觀華語戲劇最佳的《小城之春》(4),我們只能沿著李六乙自己近年的創作脈絡得出結論:是他自己已達到了創作高峰。


他的戲劇語匯由“心理場”取而代之“行動場”,不僅與契訶夫、費穆的原作形神兩層都天衣無縫,而且最終還以不儕于俗的視聽效果和盤托出,這是他多年來兼收并蓄中西戲劇精華方抵達的境地。“獨門語匯”、“中西合璧”,近年中國戲劇可與2015年的李六乙比肩者,鳳毛麟角。(不過,國家大劇院原創的那部只在視覺層面比較“李六乙導演”的歌劇《日出》,我們就自行忽略吧。)


《小城之春》劇照


說到北京人藝,就也不能忘了林兆華與易立明。


大導的2015年相對低調,商業制作《銀錠橋》(5)編導演皆顯粗糙,歌劇《永樂》更令人不愿細看,不知名字出現在戲單上的大導為其盡了幾分心力,不多談了。


易立明2015年共促成了6部作品在京演出(2015中英文學劇場連線系列),其中1部外國引進(《尤利西斯》)、2部外國導演指導中國演員(《喬伊斯之旅》、《驚鴻一瞥貝克特》)、3部自己親自導演——3部導演作品不僅延續了易立明對舞美的不俗品味與想象,其導演也整體質量上佳:過士行舊作《大清專列》終登舞臺并易名為《帝國專列》,一二度創作相得益彰,嬉笑怒罵、謔而不虐,實屬難得佳作;外國演員演出的歌劇《螺絲在擰緊》準確生動地展現了原作的陰森詭秘;《竹林七賢》雖劇本庸常,但演員在“鋼管陣”中演出仍令人眼前一亮。遺憾可能在于,以上6部作品大多只做了內部演出,設若多做商演,定能獲得更廣好評。


2015年中國國家話劇院的最重頭無疑是《戰馬》,此劇下文詳談。此外國話繼續其保留劇目復排,王曉鷹導演的《薩勒姆的女巫》(2002年首演)、《霸王歌行》(2008年首演),田沁鑫導演的《生死場》(1999年首演)再現舞臺。有趣的是雖然都是幾乎原封未動復排,但《薩勒姆的女巫》就被廣泛質疑美學陳舊古板,《生死場》則引發“戲劇大神歸來”輿論,而《霸王歌行》又似乎無甚聲息。其實三部作品既然都未怎么改動,便都無法最充分地給養、推動現下的國話乃至中國戲劇;進而如果只談三部作品在特定歷史背景下的特定價值,那還是應該等量齊觀為宜。


王曉鷹2015年未有導演話劇新作;查明哲為上話導演的《老大》、為遼寧人藝導演的《代理村長》以及在國話導演的《中華士兵》(6),2015年都曾在北京上演。考慮到都是主旋律題材,陳舊、生硬之處難免,但若僅在主旋律戲劇范疇內討論,三部作品倒分別可得個中、良、優。


年輕一代的楊申與林熙越分別在年初與年末交出導演作品《愛戀契訶夫》與《青蛙》(7),一憂一喜:前者導演也有限的發揮最終沒能回轉糟糕的劇本和表演;后者將過士行10年前有如荒誕派戲劇的文本以有聲有色的二度創作呈現,雖然也許與盡得、盡展這一深邃文本的精華還有一定距離,但已足以令人驚喜。


孟京輝2015年在籌辦烏鎮戲劇節外奉上兩部新作《死水邊的美人魚》與《你好,憂愁》,皆反響有限。前者試吃“浸沒式戲劇”,暫且拋開“借鑒”歐美爭議,其內核仍是習見的“孟氏戲劇”,最大價值應該還是填補國內空白。而作為黃湘麗第二部獨角戲的后者,則幾近老孟近年“最不折騰”之作,驚喜不多。此外,“二丁一笑”戲劇男團自導自演的《擁抱麥克白》,雖然對莎劇經典詮釋有新穎、獨到之處,但仍失之輕淺,而且果然出現了“孟京輝化”和“丁一滕獨大”的現象。


田沁鑫2015年新導演的劇目唯《北京法源寺》(8)一部,近年田沁鑫雖引發廣泛爭議甚至差評,但她仍堅持不懈的帶有間離感的自我戲劇語匯,終于與這部燒腦歷史議論劇恰如其分,作品雖完成度還需提升,但仍可助田沁鑫一掃近年頹勢。


《北京法源寺》外,2015年田沁鑫復排代表作《生死場》(9),追念意義更大;而她監制的兩部作品《甄嬛傳》與《英雄24小時》,前者的最終呈現與她的戲劇語匯如出一轍,卻完成得有些含混模糊,后者價值觀輸出太迫不及待,以致引人不適。



《生死場》劇照


2015年恰逢上海話劇藝術中心成立20周年,上話不僅將劇院一路走來幾乎所有經典盡數復排,并排演了一批話題新作,還將其中幾部帶至了北京舞臺。


我常住北京,對上話的認識肯定不及上海本地劇評人,上話2015年乃至近20年的功過得失也不應我越俎代庖縱論。我僅通過2015年我所觀的10部上話作品(《這個男人來自地球》、《商鞅》、《烏合之眾》、《WWW.COM》、《老大》、《1977》、《黑鳥》、《秀才與劊子手》、《你是我的孤獨》、《糊涂戲班》)以及各種渠道得到的關于上話的信息,得出的粗淺認識是:雖然上話仍需拆解市場導向、政府話語、倚賴翻排國外、編導演不免青澀等方面或輕或重的問題,但這支堅持年輕化與多元化,既敢于攀登藝術高峰又樂于滿足大眾需求的團隊,思路不保守,步伐不遲滯,相信再經過5到10年的試錯與打磨,是能夠在叫好與叫座兩個維度搞出幾例“大新聞”,甚至真正將上海推升至與北京平起平坐的中國戲劇第二極的。



上海話劇藝術中心


2015年借北京人藝舉辦的“2015首都劇場精品劇目邀請展演”國話舉辦的“中國原創話劇邀請展”(10)等機會,國內其他體制內戲劇院團的最新劇目再度引起我們的關注。


客觀地講,雖然這些劇目中主旋律或類主旋律主題與外請名編劇、導演目標評獎者不在少數,整體質量也確實堪憂,并未出現如2014年總政話劇團《兵者,國之大事》這種具有較強說服力的佳作,但閃現的亮點依然存在。從我所觀的幾部大劇場作品(天津人藝的《婢女春紅》、《紅旗譜》、《武則天》,遼寧人藝的《祖傳秘方》、《代理村長》,太原市話劇團的《諜殺》,齊齊哈爾市話劇團的《風刮卜奎》,南京市藝術研究所與南京市話劇團的《民生巷11號》,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說還可以包括孟冰編劇、王延松導演、民間制作的反腐題材劇目《鏡中人》)即可看出,有些編導演確有“戴著鐐銬跳舞”,將作品生活化、活潑化的努力(如《祖傳秘方》、《民生巷11號》、《代理村長》、《諜殺》、《鏡中人》),即便難挽大局,但仍不該被輕易忽視。


港澳方面。


2015年林奕華編導的《紅樓夢》大陸巡演后口碑淪陷,文本冗雜、表演浮夸似乎都已不是最大問題,更要命是如此巨著竟被拆解為了都市女人的情感雞湯,與浮華視聽一道獻媚討喜世俗商業,與林奕華作品近年弊病幾乎一脈相承。


而曾在維港創下場次紀錄的喜劇名家詹瑞文獨角戲《男人之虎》,2015年變為普通話版本亮相北京后,除了詹瑞文敬業的演技令人嘆服,全劇無論幽默抑或嚴肅,卻都沒能怎么真正激起觀眾的代入感。


相比之下那些大陸觀眾可能之前并不那么熟知的港澳戲劇創作者,2015年于大陸的表現雖也有高有低,但整體仍更為樂觀:2014年帶來絕佳口碑之作《最后晚餐》的香港話劇團,2015年又為大陸觀眾獻上編劇潘惠森與導演司徒慧焯強強聯手的新作《都是龍袍惹的禍》,該劇雖是粵語清宮劇,但其編導演均生龍活虎,令觀眾大呼過癮。《金鎖記》雖然確實看不大出許鞍華貢獻了哪些導演才華,但主演焦媛等人對張愛玲原著、王安憶改編的劇本演繹得準確精彩,使該劇仍不失優秀。風格更偏后戲劇劇場的前進進戲劇工作坊陳炳釗導演作品《電子城市》、愛麗絲劇場實驗室陳恒輝導演作品《十方一念》,前者借李希特碎片化的文本展現未來氣息濃厚的現代城市病灶,后者就四位中外文化史名人行了一場光怪陸離的腦洞大開,如果不細究其觀看友好度,兩作仍可令人眼前一亮。此外2015年,導演黃俊達烏鎮戲劇節演出的升級版《孤兒》、導演陳冠中的《裸「讠泳」無邪》、澳門導演陳斐力的《決定·性》,我雖遺憾錯過,但仍得聞好評,在此一并記下。


《都是龍袍惹的禍》劇照


臺灣方面。


2015年賴聲川明顯加速了其在大陸的發展,不僅多部劇目(導演作品《十三角關系》、《在那遙遠的星球,一粒沙》、《如夢之夢》,藝術總監作品《他和他的兩個老婆》、《流浪狗之歌》等)全國多地演出,丁乃箏導演、脫胎于表演工作坊舞臺劇《他沒有兩個老婆》的電影《戀愛排班表》在大陸上映(雖然最終大陸票房只報收84萬),年末一座終于屬于賴聲川自己的劇場“上劇場”也在上海開張


但僅就我2015年所看的2部賴聲川導演作品而言,實在恕難肯定:戴軍、閆楠主演的《那一夜,在旅途中說相聲》編導演均較水;《冬之旅》(11)雖然匯集了藍天野與李立群兩位老表演藝術家,也得到了一些評論者的力捧,但個人以為該劇既啰啰嗦嗦又淺嘗輒止,兩位老藝術家已顯疲態,導演處理更是槽點頗多,全劇實屬劣作。


也于2015年踏上大陸的幾家臺灣大劇場劇團及其作品,水準也并未高出太多:吳念真編導、綠光劇團的《臺北上午零時》與大開劇團的《金花喜事》,優點在于臺灣戲劇式的細膩真情,缺點也在于這樣的故事似乎更適合電視而非舞臺。


在北京喜劇院演出的兩部臺灣喜劇同樣無法樂觀:果陀劇場的職場爆笑劇《五斗米靠腰》(12)果然很“職場爆笑”,視為娛興小品更為合適。謝念祖編導、全民大劇團的《瘋狂電視臺》,雖然當年很早便嘗試了舞臺即時影像的手法,“蝦兵蟹將拼湊全電視臺節目”的創意本也不錯,但其最終呈現卻是編導演無不隨便,甚至喜劇節開幕式都被嫁接入了其中。


反觀2015年赴大陸演出的臺灣小劇場作品,其實倒不乏質量可觀者:臺灣廣藝基金會共推動6部臺灣作品赴北京演出,并繼續舉辦兩岸小劇場藝術節,除各出機杼的舞蹈作品《黃翊與庫卡》、《2 men》外,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結合木偶與剪紙的兒童劇《剪紙人》、梁允睿自編自導又反串又唱歌又做飯的獨角戲《美味型男》、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從頭至尾押韻、身著紙娃娃裝,由王嘉明導演的經典作品《請聽我說》,都是無論專業抑或普通觀眾都可喜聞樂見的作品;唯一的失望之作是狠劇場周東彥導演的《我和我的午茶時光》,“創意”跑丟了“落實”,只能強湊時間,臺上臺下一片尷尬。此外著名的臺南人劇團于烏鎮戲劇節演出的呂柏伸導演作品《馬克白》,最終呈現也低于了預期,其二度創作比較簡單青澀,應該不是受限于劇場的狹促。



《剪紙人》劇照


2015年大陸體制外青年創作者的原創新作,喜憂兩半。


可以整體上給予積極評價的作品有:李建軍導演的《飛向天空的人》延續了他近年將當代藝術元素帶入戲劇領域的創作探索,被笑稱“PPT戲劇”的這部作品至少不走尋常路,便殊為可敬;不過僅從其烏鎮戲劇節版來看,眼前一亮的形式創意隨著演出時長的推進,并未得到嚴謹扎實的新意變化遞補支撐,觀演興奮也便隨之逐漸下落——這是李建軍近年幾部作品的通病,需要克服。孫曉星創作的《——這里是分隔線——》拋出“賽博戲劇”概念,將他制作的一個網站稱為“戲劇”,與其說是一種創作實踐,不如說是一次理念宣言,至少有種將中國戲劇死水攪渾的膽略,但隨之也要面對追問:1.So what?2.“賽博戲劇”如何評判優劣?中戲李亦男老師組織學生采用西方文獻劇的模式創作的《關于美好新世界》、《有冇》,向中國戲劇展現了直接使用調研所得文獻進行創作的可行與價值,雖然兩作的舞臺化還可多做推敲,但仍不折損作品的啟發性。三拓旗劇團2014年亮相于阿維尼翁戲劇節、由趙淼導演的作品《失歌》,可謂劇團代表作《九種時刻》的“儺戲版”,延續了三拓旗劇團一貫的形式品質與人性思索。饒曉志導演的《蠢蛋》與雷志龍編劇、武雨澤導演的《造王府》,都用荒誕的故事探討了嚴肅的社會議題,雖然“破大于立”,一二度創作也有不少細節還需斟酌,但反思精神仍值得肯定。至樂匯制作、樊沖編導的《狂奔的拖鞋》雖然各方面都透著一個“土”字,但是“土”得恰恰與劇情相合,反而有些引人動容。另外,2015年補徐小朋導演,2013年首演的《水面之下》(13)、2014年首演的《醉生夢死》,兩作場面活潑,演員賣力,荒誕中含著傷惋,尤以前者為佳。再著重推薦我于2015年首次接觸的默劇團體“拿大頂劇社”(14)——團隊雖未遠近聞名,我所親歷的他們的演出也屈身于酒吧,但演員表演、互動游刃有余,歡聲笑語、融洽溫馨的觀演氛圍許久未見,年輕人不慕榮利、堅守默劇的執著值得大大點贊。


而“驚喜不多”甚至“不無遺憾”陣營的作品有:李伯男2015年交出三部導演新作——我錯過一部《巨石記》,剩下兩部《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與《老張的哲學》依舊延續了近年李伯男導演作品的不溫不火、無功無過。邵澤輝導演,2014年參加阿維尼翁戲劇節的后戲劇劇場作品《睡·覺》,算是他近年最有想法與創造的作品,遺憾也許還在于在排練場中積攢下的創作素材尚可再豐富;但其編導的主旋律作品《審判日》,則無論一二度創作都令人感覺是在應付差事了。黃盈2015年導演的新作只有一部芒果臺制作的典型商業戲《只因單身在一起》(15),質量在商業戲范疇中不上不下,臺上臺下手機互動的嘗試倒是淺嘗輒止。張南2015年導演的兩部作品《愛情的印象》、《海達·高布樂》均陷入了文本舞臺化乏力的困局,作品仍仿佛是脫了劇本、加了調度、稍有表演的劇本朗讀,尤其前者。周黎明改編、導演的《不可兒戲》,作品雖對經典文本的當代化有所巧思,奈何其舞臺呈現實在是捉襟見肘。不過所有上述的“驚喜不多”、“不無遺憾”,都抵不過2015年中國戲劇沒有盼到特別亮眼的新人這一點來得令人心傷。


不能忽略的,還有一批大多年屆中年,多年在傳統戲劇與其他藝術形式交叉地帶創作、實驗的藝術家,他們在2015年也有動作。


他們其中多人參加的、于上海的明圓當代美術館舉辦的“實驗劇場30年”視頻展,可謂最為難得,牟森、張獻等藝術家昔日作品的珍貴視頻于此次展覽集中亮相,帶我們回首了中國實驗劇場的崢嶸歷程。而這批藝術家有的還于2015年獻出了新作,如田戈兵導演,紙老虎戲劇工作室與慕尼黑室內劇院合作的《非常高興》(16)、李凝導演,凌云焰肢體游擊隊與南京藥藝術館合作的《靈魂辭典》,豐江舟導演的《熱醒》、竇輝導演的《奧德賽》以及年末在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進行的“聚裂 ReActor”系列演出等。因為我對這些藝術家的創作歷程研究不深,這里只能暫且記錄我個人的觀演直感:《非常高興》與《靈魂辭典》在形式層面并未走得極遠,其表達雖也有可再商榷之處,但已經比較完整、深刻;反倒是在烏鎮戲劇節嘗試與環境互動的兩部作品,《奧德賽》還尚且算是表達得有些“自我”,《熱醒》則幾近胡搞一氣的“任性”,我對其的失望一年莫有能敵,希望藝術家不要拿所謂的“多義性”,作為“不用功”的擋箭牌。



“實驗劇場30年展”開幕式


(二)



2015年,外國引進劇目更加高頻、及時、全方位地進軍中國戲劇舞臺,外國引進劇目在北京幾乎每周都有上演,外國戲劇新作國外首演不出一年即可能被引進國內,各式藝術與商業形態的外國引進劇目亂花迷眼;而且似乎有目共睹,外國引進劇目的確普遍質量高于國內原創劇目。


外國劇目引進如此發展,到底會對中國戲劇產生怎樣的影響?是啟發與激勵中國戲劇創作者提高其水平,使中國戲劇觀眾廣度得到拓展、審美得到提升,還是會讓中國原創戲劇失守市場陣地,中國戲劇創作者偷師外國引進劇目不得只能轉攻低端市場……問題的答案,恐怕只能再做耐心等待。


當然還需要注意到的是,因為外國劇目的引進緣由與渠道各不相同,所以各劇目在中國舞臺演出時的藝術質量、市場反響等等也絕非鐵板一塊,劣質劇目搶占市場和頂級劇目行內自賞兩個極端的現象在2015年就都存在。


而這其中更深層次的問題或許在于,在我們本來就對當今外國戲劇了解有限且滯后的大背景下,受限于各種復雜的原因,如今對外國戲劇的引進也多是散點甚至偶發的,很多外國引進劇目究竟在當今世界戲劇版圖中位居何處?引進方又因何原因將它們引進?答案含糊;致使如今的外國戲劇引進對于絕大多數中國觀眾而言,仍只能處于“給你看什么你就看什么”的階段。


在這樣的背景下,讓我們大體以國別為經緯,具體回顧一下2015年來華的外國引進劇目。


近年來英美兩國呈現給中國觀眾的戲劇樣貌,或更偏重寫實主義,或更偏重巧用“空的空間”,但兩者無論是商業大制作抑或fringe感強烈的實驗小戲,都較為雅俗共賞。


首先看NT Live(17)(18)放映 2015年首次引進國內的6部作品:《人鼠之間》與《天窗》的文本早已是名作,此次引進的版本雖然走“票房蜜糖”路線——當紅明星參演、排法嚴格寫實,但其導演與表演仍展現出高水準的功力;《科里奧蘭納斯》、《女王召見》雖然對舞臺假定性的使用更多,但其核心也是扎實的寫實主義導演、表演乃至編劇基礎。不過,2015年卷福主演的《哈姆雷特》雖然制作同樣精良,但對名著的闡釋比較溫吞含糊,亮點不大;2015年美國托尼獎大贏家《深夜小狗離奇事件》自然是一部編導演美皆一流的佳作,但其對舞臺空間的開掘仍處在并不罕見、相對穩妥、易于接受的層次,似乎暗示了英美戲劇水準的天花板。


《深夜小狗離奇事件》劇照


在NT live放映已經遍布世界、常駐香港,并從2012年起借《弗蘭肯斯坦的靈與肉》試水京滬后,2015年NT live放映全面進入中國大陸可謂情理之中。雖然關于“花比電影票還貴的錢看一場戲劇視頻直播錄像不大值得”的爭議一度熱烈、不無道理,但總體來看NT live放映這種快速多地、(準)大市場化的新興戲劇傳播模式,一來拉近了中國觀眾與最新外國戲劇佳作的距離,二來提升了一批中國二線城市觀眾的戲劇生活質量,三來吸引了不少以前并不(經常)看戲,但為一睹偶像風采而開始接觸戲劇的中國粉絲,可以期待NT live放映如果能基本穩定住現今引進劇目的藝術質量與話題效應,那么其很可能會在不遠的未來,對中國戲劇的國際視野、觀眾拓展甚至產業結構產生更為積極、深遠的影響。


2015年來華的最重磅英美引進劇目,甚至是最重磅外國引進劇目之一,當屬《歌劇魅影》(19)。對于這樣一部劇情、音樂甚至表演、舞美不少中國觀眾都如數家珍的音樂劇經典,其2015年首次亮相北京、廣州,最大價值一方面在于向中國戲劇展現這部既已載入世界戲劇史的藝術與商業奇跡其超高規格的制作水準,一方面算是引進方為中國音樂劇乃至戲劇市場添加了一份薪柴,并不出意料地撈走一大桶金。雖然這種個案式的引進未必能給中國音樂劇帶來多少學習機會,也未必能真正盤活中國原創音樂劇市場,但只要引進方保證引進版和國外駐場版相比偏差不大(2015年質量馬馬虎虎的引進版音樂劇《人鬼情未了》,反響便有限),此類引進終歸無論對于藝術交流抑或商業運作,都是勝過沒有、值得肯定的。


此外,2015年的中國舞臺又迎來了幾部英國的小劇場作品。蘇格蘭特隆劇院的《尤利西斯》、空動劇團的《戰火玫瑰》、莎士比亞環球劇場的《哈姆雷特》(20)、1927劇團的《機器人魔像》,乃至《尤利西斯》的導演安迪?阿諾德為中國演員排演的《喬伊斯之旅》,戲劇大師彼得·布魯克為巴黎北方劇院導演的《驚奇的山谷》(21),其實皆有對“空的空間”理念的體現,并不十分新鮮,不過之間還是有不同與高下:《尤利西斯》將晦澀出了名的意識流小說原作別具風姿地呈現于舞臺,令人刮目;《驚奇的山谷》作為90歲大師的新作,展現出了一種“隨心所欲不逾矩”的創作境界,令人高山仰止。而《戰火玫瑰》和《機器人魔像》則明顯是兩劇團各自既往風格(空動劇團:排演輕簡+巧用舞美+名人故事;1927劇團:動畫多媒體+奇幻故事)的續作;《喬伊斯之旅》雖延續了導演在《尤利西斯》中既已展現的出色的空間把控力,奈何中國演員不給力;而《哈姆雷特》展現的就是莎士比亞環球劇場“復古+普及+旅游”的定位,追求的就是莎士比亞時代的簡陋效果,因而如上幾部作品,與《尤利西斯》、《驚奇的山谷》還是差出了至少一個段位。另外,英國著名劇作家愛德華·邦德的新作《憤怒的路》,讓中國觀眾得以管窺其作品著名的暴力特色與教育劇場追求;杰瑞.穆爾格魯為中國演員導演的《驚鴻一瞥貝克特》,的確較為成功地一瞥到了貝克特短篇劇作的荒誕感——兩作都對豐富我們的英國戲劇認識有所裨益。


《尤利西斯》劇照


通過近年的多次引進,很多中國觀眾已領略了現今波蘭戲劇的強大實力,到2015年,多部波蘭戲劇再次在中國展現了它們的別樣魅力。《伐木》(22)再次展現了導演陸帕借助漫長的時間、慵懶的節奏創造出一部經典作品的能力,與2014年來華、打通與融合了角色與演員的《假面瑪麗蓮》相仿,《伐木》又完成了表演與觀演的打通與融合,導演陸帕用他的獨門語匯開啟了一個全新而奇妙的戲劇世界。此次中國觀眾有幸與歐洲觀眾幾乎同步得賞《伐木》這部新作,面對其“零點挑戰”卻表現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或已堪稱2015年中國戲劇的現象級事件:一方面此次《伐木》演后媒體之上對該劇是一片各顯神通、熱火朝天的掌聲,一方面其實《伐木》幾場的售票情況并不十分理想——叫好的外國引進劇目不叫座,《伐木》現象值得玩味。


《伐木》劇照


波蘭的民族經典《先人祭》首次完整排演、首次在中國演出(僅已完成的三部)并完整出版,無論于波蘭還是于中國皆意義重大;至于此次來華的米哈爾·澤達拉版《先人祭》的舞臺呈現,雖未見得那么驚人,但仍不失品質。


烏鎮戲劇節上的口碑作品、羊之歌劇團的《櫻桃園的肖像》(23)不僅演員杰出的歌舞、表演令人動容,而且該劇還為“契訶夫的喜劇”謎題提出了一種合理、成功的舞臺詮釋方式,令人難忘。


另外2015年在京放映的3部波蘭戲劇電影《行李箱》、《瓦蓮京娜》與《阿波隆尼亞》同樣驚艷:《行李箱》從敘事到影像都富有歐洲文藝電影氣息;《瓦蓮京娜》可謂是導演動用各種舞臺語匯為女主演尤利婭·卡婕沃思卡創造的一次盡展高超演技的良機,沉重的現代歷史題材被演繹得動人心魄;當今歐洲戲劇界正當紅的瓦里科夫斯基的導演代表作《阿波隆尼亞》雖然只就片段做了劇本朗讀與視頻播放,但導演以其個性大膽的戲劇語言將古希臘戲劇經典轉譯為當代戲劇呈現,并與二戰歷史文本《阿波隆尼亞》嫁接互文,其想象力與深刻性仍能令現場觀眾拍案叫絕。再加上2015年舉辦的“塔德烏什·康多爾誕辰百年紀念研討會”等活動,可以相信,中國戲劇對波蘭戲劇的熱捧與研究將在未來幾年進一步持續與深化。



《阿波隆尼亞》劇照


同樣已經越來越為中國觀眾所熟知的,還有水準拔群的當今德國戲劇


早已成為當代經典的邵賓納劇院奧斯特瑪雅導演版《哈姆雷特》(24)2015年終于來到中國,由拉斯·艾丁格飾演的這個瘋癲的丹麥王子的確敢作敢為、別具魅力,但奧版《哈姆雷特》更大的成功或在于其扣合著名的“元戲劇”戲劇理論,將《哈姆雷特》嚴謹而精彩地解讀為“瘋癲”主題。相比之下塔利亞劇院7個半小時的《尼伯龍根的指環》與紐倫堡國家劇院的《推銷員之死》(25),雖然演員表演、舞臺語匯等皆延續了當今德國戲劇濃墨重彩、長于解構的優點,但突破有限,在近年來華的德國戲劇中也并不屬于一流水平。



柏林邵賓納劇院版《哈姆雷特》


戲劇大國俄羅斯2015年來華的兩部作品高下迥異:亞歷山德琳娜劇院作品,瓦列里·佛京導演的《欽差大臣》繼承了當年梅耶荷德原版有機造型術的衣缽,表演風格令不少中國觀眾眼界一開。而塔甘卡劇院的《我們存在》展現出的則是一副這所日薄西山的劇院被歷史成就拖累的現狀,作品不僅內容拼湊,而且整體流露出的對劇院前輩亦步亦趨的三觀令人十分不爽。


以色列著名的蓋謝爾劇院和卡梅爾劇團2015年均再度來華,前者帶來的劇院代表作《鄉村》果不其然在編導演各方面均可圈可點,在同類“大歷史背景下的小人物悲喜”主題作品中可謂出類拔萃;而后者的《大鼻子情圣》相比之下就顯得中規中矩,水準一般。反倒是以色列導演露絲·康內爾與中國演員合作排演的《雪夜》,用一種導演自創的、類似中國評書的“講故事劇場”形式直接演繹小說文本,形式啟發性強,演員表現亮眼。


瑞士蘇黎世國家劇院的《物理學家》中,德國導演赫伯特·弗里茨用自己明艷而放誕的風格賦予了原著別開生面的呈現,不過問題可能在于這種呈現的深意該如何解讀?從某種角度來看,同樣來自瑞士的《舞臺假日》與前者異曲同工,演員用一種仿似“瞎演”的風格對現代文化大行了解構與戲仿,帶來的問題也相似:如此的深意到底有多“深”?


《物理學家》劇照


意大利戲劇2015年來華方面,納尼·蓋瑞拉導演的《馬拉薩德》、皮波·戴爾波諾導演的《流浪漢》引入精神、智力障礙患者參與演出,社會意義勝過藝術意義;而都靈國家劇院的《吝嗇鬼》、布雷西亞喜劇院的《女店主》,排法整體比較傳統簡單,亮點不多。



法國巴黎北方劇院的《貴人迷》與塞爾維亞南斯拉夫話劇院的《無病呻吟》雖然都是搬演莫里哀的劇本,但是前者傳統、后者簡約,讓人意猶未盡。


其實也來自法國的《牧神午后》(26)、《b先生與p先生》以及類似黑光劇的《靈魂歸來》,甚至包括瑞士的《黑場》、荷蘭的《oleg!oleg!oleg!》等小戲,反倒一戲一格:“塑料袋飄舞”的《牧神午后》與“地井中對抗黑色膠粒”的《黑場》,不僅形式創意別開生面,而且形式自然延伸至內容,寓言感十足。BP喜劇組合的《b先生與p先生》、斑比劇團的《oleg!oleg!oleg!》兩部肢體喜劇生動而滑稽的表演,讓觀眾在笑過后還能有所回味甚至思考——戲不在長或大,而在巧與精,這一點如上四部作品做出了很好榜樣。


2015年來華的四部日本劇目,均質量優異,且分別代表了日本四代的戲劇風格:鈴木忠志的導演代表作《酒神·狄奧尼索斯》再一次為我們展現了鈴木戲劇的精粹,其與古北水鎮長城劇場互相加持,觀演體驗別開生面、令人難忘。平田織佐導演的《變形記》雖有機器人“演員”與女明星伊蓮娜·雅各布吸引眼球,但其最大意義還在于展現了平田織佐多年致力的“安靜戲劇”面貌如何。三浦基導演的《Fatzer自私鬼約翰法茨的滅亡》將布萊希特的這部國內以前罕有人知的文本化為他自己的舞臺語匯,演員幾近全程直面觀眾表演,作品的感官沖擊力令人驚嘆。最年輕的藤田貴大編導的“殘酷青春物語”《異形三姐妹》,又是一種獨創的戲劇形式:頻繁反復海量的臺詞念誦與高難的肢體動作,將演員從理性狀態逼出,以激發其潛意識。四部作品各具鮮明的導演特色,卻又殊途同歸地植根于日本的民族性格;日本雖與我國一衣帶水,但其戲劇早已如此代代進步幾十年,我國與其差距實在引人深思。



鈴木忠志《酒神·狄奧尼索斯》


2015年來華的兩部巴西戲劇作品風格迥異,《三個悲劇女性》雖然三位飾演古希臘戲劇著名女性角色的演員氣場強大,但“帶舞美朗誦”的形式還是難免單調;默劇《兄弟兄弟》則在烏鎮戲劇節口碑逆襲,演員用帶有拉美熱情的肢體表現,講述了一個細膩傷惋的親情故事,比眾多堂皇的大劇場劇目更為走心。


除了將當今外國劇目直接引進,中國團隊搬演當今外國劇目也是“引進來”的常見方式,2015年后者于頻次與深度也有所升級,尤其是全年中國文藝界的話題之作《戰馬》(27),更是呈現出開啟“外國劇目本土化2.0時代”的征兆:中國戲劇不再僅僅滿足于“借力打力”的搬演文本、外請人才等,而是在中國演員演出的前提下,以深入學習、全面復刻外國版本為目標,投入巨額的時間與經濟成本,謀求現象級的市場回報與社會影響,以期留下一筆可觀的藝術與產業技術遺產。國家院團制作、實力企業贊助的《戰馬》,或許標志著外國戲劇藝術與產業在我國已滲透至更為深入、強勢的層次,甚至在不遠的未來“《戰馬》模式”就將不是孤例。


《戰馬》劇照


而仍舊走相對簡易的搬演當今外國文本模式的創作者,2015年不少都在原作的高質與新鮮助力下收獲了較好的成績。


鼓樓西劇場制作的《麗南山的美人》、《那年我學開車》以及在此劇場演出的《戀人》(29)、《黑鳥》(30),四作主題便奪人眼球,參演的國內演員表現也大多不俗,馮憲珍、張曄子、周野芒等人更是亮眼,雖然張彤導演的《麗南山的美人》、譚韶遠導演的《戀人》與李邁(美國)導演的《那年我學開車》、克勞迪婭?斯達文斯凱(法國)導演的《黑鳥》確實存在顯見的導演水準差距,但整體而言四作仍可謂是2015年能拿得出手的華語戲劇作品。楊婷導演的新作《人贓俱獲》延續了她的既往風格,節奏明快、表演熱情,雅俗共賞。一直堅持百老匯音樂劇作品、模式中國化的“七幕人生”,其新作《一步登天》雖然肯定與美國原版存在差距,但整個團隊前進干勁與發展勢頭向好,仍可作樂觀期待。


當然,當今外國優秀文本也并非能保證其國內搬演版100%的優秀,甚至對國內創作者的二度創作能力提出了高于尋常的要求:導演王翀在《平行宇宙愛情演繹法》(31)中再次使用了他近年致力于的舞臺即時影像,將原作用13部攝像機重新呈現,想法不錯,可惜細節完成度不高。杭程導演的《舊愛》雖然在表演和導演層面不免粗陋,但所幸與原作詭秘的氛圍相符,也可算是別樣的詮釋。胡曉慶導演的《拜金一族》同樣在二度創作方面顯得辦法不多,所幸該劇青年演員整體表現尚佳,還沒有愧對原作。制作人、導演陳文聰將之前國內罕有關注的南非著名劇作家阿索爾·富加德的三部作品《我的非洲!我的孩子們!》、《火車司機》、《孤島》引介至中國,雖然三作的舞臺呈現乏善可陳,但仍不失為功德一樁。反倒是俄羅斯人亞歷山大·庫金導演,馮憲珍、韓童生主演的《辦公室的故事》,本來被高度期待,結果卻是幸虧原作的優秀、兩位老戲骨的功力與魅力托底,其囫圇吞棗的排法實在令我無法買賬。而陳明昊導演的《公牛》將烏鎮的沈家戲園變為拳擊場,作品烙印了濃厚的他個人的躁狂風格,只是痞氣過重,失之粗俗。


《麗南山的美人》劇照


(三)


2015年的很多細節,似乎在暗示著中國戲劇正在悄然發生著的產業整合。似乎與全國各經濟領域愈發白熱化的弱肉強食相呼應,中國民間的、弱小的戲劇資源也仿佛開始有被或政府扶持、或巨頭投資的強勢力量擊潰甚至鯨吞的趨勢,一場優勝劣汰、產業集聚的洗牌可能即將發生,或“集中力量辦大事”加速中國戲劇的產業發展,或將民間的、獨立的、純藝術的戲劇創作擠入逼仄的境地。


2015年,除林兆華戲劇邀請展、首都劇場精品劇目邀請展(32)、南鑼鼓巷戲劇節(33)、北京青年戲劇節(34)、國家大劇院國際戲劇季、國際女性戲劇節、北京喜劇藝術節等戲劇節(以2015年整體選戲水準排序)在繼續扶持、推介國內外戲劇作品外,已經第三屆的烏鎮戲劇節(35)更成為了全國文化領域的熱點


應該肯定,2015年的烏鎮戲劇節很大程度上因為孟京輝擔任藝術總監而又升了一個臺階,烏鎮戲劇節現今在組織水平、用戶體驗、社會影響等方面都已在中國戲劇節中頗為不俗,甚至已成為很多中國大眾接觸戲劇的首選入口;一個以“升級景區產業模式”為最初目標的戲劇節,僅用3年就達到這一程度,已經十分驚人,其戲劇結合旅游、地產,搶占以戲劇為標簽的品質文化消費藍海的“烏鎮模式”,已經可謂成功。


第三屆烏鎮戲劇節,孟京輝任藝術總監


而2015年烏鎮戲劇節后,烏鎮方面又于其所有的北京古北水鎮引進了鈴木忠志導演的《酒神·狄奧尼索斯》,可以推想烏鎮乃至以烏鎮為代表的商業大資本,未來很可能會對中國戲劇產生更為巨大、深遠的影響。


在此基礎上,我們自然會好奇未來烏鎮戲劇節會否引領中國戲劇節,甚至成為“中國的阿維尼翁、愛丁堡戲劇節”,但如果烏鎮也確實有如此愿景,烏鎮戲劇節如今“水鄉戲夢”的格局恐怕還是有些輕淺,外國引進劇目質量參差、國內原創劇目整體乏力、劇目選擇受藝術總監人脈與偏好影響過大等問題,烏鎮戲劇節遲早要面對、解決,甚至于,替中國戲劇面對、解決。


烏鎮戲劇節的青年競演單元在2015年更加受到各界關注,一方面是因為2015年青年競演還是出現了融合戲曲元素、淫而不邪的《靜止》,來自臺灣、真情雋永的《曾經未經》,用肢體表演復現經典電影橋段的《描紅》這樣的佳作苗子,另一方面是因為2014年獲得烏鎮戲劇節小鎮獎最佳戲劇獎、特別關注獎與入圍決賽三強的劇目《跳墻》、《山居》與《西》,2015年重新升級并在北京公演:毛爾南導演的《跳墻》,一度創作中的兩人一角與重章復沓,二度創作中的肢體表達與紙張創意均驚艷,如果一二度創作再扣合得天衣無縫些,則會好上加好。相比之下,莊一編導的《山居》一二度創作雖有懸疑等亮點,但仍有可再接再厲的青澀之處;沈巍導演的《西》與他的新作《狂》一并上演,有限的奇想完全被極低的完成度淹沒,與他2014年的《審判烏布王》仿佛出自兩人之手。


本屆烏鎮戲劇節“青年競演”單元最佳戲劇獎


在劇場格局方面,2015年的北京發生了三件大事:一開、一改、一關。


年末國企投資、體量巨大的天橋藝術中心正式啟用,《歌劇魅影》、《北京法源寺》和十大新銳導演作品組成的“當頭炮”堪稱響亮,其對北京南城乃至全北京戲劇格局的影響值得2016年樂觀期待。


“東方劇院”改名“北京喜劇院”后編入國家大劇院,可能也會在未來帶來深遠意義。雖然在喜劇佳作有限的局面下,北京喜劇院的整體選戲也非常平庸(如《我不是保鏢》等,美國電光火線劇團定位小朋友的黑光劇《丑小鴨》已是其中佳作),但毓鉞編劇,陳佩斯主演、導演,于此首演的喜劇新作《戲臺》,用西方佳構劇的模式講述中國梨園行的苦樂,難得地“站著讓觀眾笑了”,還是讓我們能夠憧憬這座劇場在未來對中國喜劇的助推可能。


而與前面兩座大劇場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隨著中戲昌平校區劇場的逐漸啟用,見證過太多歷史的(中戲)北劇場被現產權方收回,此地可能另作快捷酒店之用,引發年末一片唏噓。



曾經的中戲北劇場


而相似的是,這邊廂如《戰馬》、《歌劇魅影》這般強勢力量推動的外國引進劇目巨無霸橫掃市場,那邊廂伴隨著2015年中國經濟的低迷,民間制作戲劇的賣票難似乎進一步加劇。


另外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隨著近年中國影視領域勁刮“IP風”,民間戲劇制作方也迅速響應,2015年除《盜墓筆記2》、《仙劍奇俠傳》等與文學、游戲IP聯動的舞臺劇外,《梔子花開》、《滾蛋吧,腫瘤君》,以及年末試演的《左耳》等與電影IP聯動的舞臺劇也紛至沓來。至于這些舞臺劇的藝術水準,因為2015年我遺憾地錯過了它們全部,所以在此便不妄言了。


最后,2015年有兩部中國戲劇人的電影處女作,值得我們在回顧這一年的中國戲劇產業時也加以關注,它們分別是北京人藝的徐昂導演的《十二公民》與開心麻花制作的《夏洛特煩惱》。


如果只談電影的藝術水準,那么《十二公民》雖然有模仿原作《十二怒漢》痕跡比較明顯,北京人藝、國話演員出演電影用力略猛,徐昂導演電影仍有稚嫩之處等遺憾,但仍不失為一部關照當下中國社會現實的佳片,摘得羅馬國際電影節最高獎并不十分意外;《夏洛特煩惱》脫胎于開心麻花的同名看家舞臺劇作品,在“十·一”檔期實現“口碑逆襲”,總票房最終報收喜人的14.4個億,但其編導演乃至價值觀仍有較為明顯的“小鎮青年”氣息,與開心麻花舞臺劇的市場定位也算吻合。


但這些或許還不是關鍵。如果說多年來中國戲劇領域中的編劇、演員人才已陸續登陸行業差異并不太大的影視領域,那么《十二公民》與《夏洛特煩惱》在獎項或票房上的成功,似乎在鼓勵更多的中國戲劇導演、制作人,可以跨過那曾被認為不易跨越的行業鴻溝,轉投影視領域(《十二公民》暗示著青年戲劇導演在影視領域足可大展拳腳,《夏洛特煩惱》暗示著戲劇領域的IP資源在電影領域具有巨大潛力)。這一現象在未來到底是會幫助中國戲劇更為全國人民所知,還是會加劇戲劇領域的人才流失,恐怕只有時間能夠給出答案。



《十二公民》劇照


我總相信,歷史雖無法作出預言,但所有的未來都與歷史有關。


換言之,《2015年觀戲筆記》的最佳閱讀時間也許不在眼下2016年的伊始,而在2016年的歲末,甚至更多更多年后;那時我們會真正恍然,原來這一路,我們就是如此走過。


2016年,我們劇場見。


注釋:

1 《2014年觀戲筆記》,2015年1月(第4期),《戲劇與影視評論》“前沿劇評”

2 《由人藝<食堂>說開去》,2015年2月16日,微信自媒體“大小舞臺之間”

3 《如何欣賞一部讓人昏昏欲睡的戲》,2015年2月7日,澎湃新聞·有戲

4 《中式思想氣韻的舞臺新生》,2015年11月26日,《北京日報》18版“文化周刊·熱風”

5 《<銀錠橋>邊的虛浮京味兒》,2015年10月13日,《北京青年報》B4版“大家談”

6 《主旋律文藝作品如何贏得觀眾》,2015年10月14日,《光明日報》2版

7 《穿過霧霾看“青蛙”領略這世界的荒誕》,2015年1月5日,《北京青年報》B3版“啟示錄”

8《田沁鑫將戊戌變法變成歷史課》,2015年12月18日,《京華時報》22版“文娛·娛說”

9 《<生死場>復排但愿遠水能解近渴》,2015年7月16日,《京華時報》28版“文娛?娛說”

10 《反正也難寫出好故事 何不給演員多些創作空間》,2015年6月5日,《北京青年報》B5版“觀象臺”、B6版“啟示錄”

11《評介|<冬之旅>:藍天野和李立群飆戲好看嗎?》,2015年1月19日,澎湃新聞·有戲

12《貼近生活不等于流俗》,2015年8月24日,《京華時報》22版“文娛·娛說”

13 《上月激賞:<水面之下>》,2015年2月6日,新浪演出頻道2月觀劇小黑板:http://ent.sina.com.cn/j/2015-02-06/doc-icczmvun5873871-p2.shtml

14 《上月激賞:四時成歲——拿大頂劇社四周年演出》,2015年4月13日,新浪演出頻道4月觀劇小黑板:http://ent.sina.com.cn/j/drama/2015-04-13/doc-iawzuney3253877-p3.shtml

15 《讓觀眾參與劇情只是請君入甕》,2015年2月9日,《京華時報》26版“文娛·娛說”

16《<非常高興>: 一次“四環外戲劇界”小窺》,2015年3月下(第129期),《文藝生活周刊》“戲劇·戲評”

17 《外國戲劇引進大潮來了!》,2015年7月10日,《北京青年報》B8版“觀象臺”

18 《影像重現劇場:什么是NT Live的正確打開方式?》,2015年11月26日,周末畫報網站·文化:http://www.modernweekly.com/criticism/3698

19 《<劇院魅影>:能給中國音樂劇留下些什么?》,2015年10月21日,新浪演出頻道新舞臺特別版“小浪觀劇團《歌劇魅影》廣州行”:http://ent.sina.com.cn/j/operamusical/2015-10-21/doc-ifxiwazu5673588.shtml

20 《原始的<哈姆雷特>看新鮮為主》,2015年8月12日,《京華時報》22版“文娛·娛說”

21《<驚奇的山谷>與<酒神·狄奧尼索斯>》,2015年11月6日,新浪演出頻道11月觀劇小黑板: http://ent.sina.com.cn/j/drama/2015-11-06/doc-ifxkniur2936752-p3.shtml

22 《上月激賞:<伐木>》,2015年6月4日,新浪演出頻道6月觀劇小黑板: http://ent.sina.com.cn/j/drama/2015-06-04/doc-icrvvpkk7923920-p3.shtml

23 《歌舞間的悲喜劇》,2015年11月1日,《人民日報》7版“國際副刊”

24 《上月激賞 |<哈姆雷特> 瘋狂與間離的元戲劇》,2015年7月2日,微信自媒體“藝玩”

25 《<推銷員之死>:普遍遭遇的悲劇》,2015年9月24日,《北京日報》18版“文化周刊·熱風”

26 《形式亦是哲思》,2015年6月26日,《北京青年報》B7版“啟示錄”

27 《被一匹馬打動是這樣的體驗》,2015年9月11日,《新京報》C02版“文娛時評”

28《以性尋求解脫的危險游戲》,2015年6月12日,《北京青年報》B7版“啟示錄”

29 《<戀人>愛情困境無國界》,2015年3月31日,《北京青年報》B3版“啟示錄”

30 《罪惡中夾雜著溫馨的“黑鳥”》,2015年11月6日,《北京青年報》B7版“啟示錄”

31 《即時影像話劇需要更精準》,2015年11月9日,《京華時報》20版“文娛·娛說”

32 《上月激賞:首都劇場精品劇目邀請展演國際單元》,2015年9月7日,新浪演出頻道9月觀劇小黑板:http://ent.sina.com.cn/j/drama/2015-09-07/doc-ifxhqhui4919346-p3.shtml

33 《文學與戲劇的火辣纏綿》,2015年8月11日,《北京青年報》B3版“啟示錄”

34《上月激賞:北京青年戲劇節多元風格劇目》,2015年9月30日,新浪演出頻道10月觀劇小黑板:http://ent.sina.com.cn/j/drama/2015-09-30/doc-ifxieymv7763169-p3.shtml

35《[洞見]烏鎮的戲劇之夢,還得在本質處清醒過來》,2015年10月26日,鳳凰網文化頻道:http://culture.ifeng.com/a/20151026/46000130_0.shtml


另,圖片均來自網絡。


体彩19051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