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地理位置是關鍵?論如何在“娛樂之都”運營地下電子俱樂部

音樂財經2020-01-28 07:10:27



長沙的解放西路有一棟名為“城市經典”的大廈,大廈的周圍有許許多多的夜店,年輕人們在這里夜夜笙歌。細心的人會發現,這棟大廈的一樓有一個入口,它通往一間地下室。走進這間地下室,會看見一個由水泥墻和幾把木桌木椅以及一個吧臺所組成的簡單空間,這個俱樂部每到周末的晚上,techno、techhouse、deephouse的聲音就會充斥其中。?


這里跟解放西路所有的夜店都不一樣,它可以算是長沙夜生活歷史的第一家純粹的電子音樂俱樂部,名叫“主場俱樂部(Club Resident)”,這里也是長沙所有熱愛跳舞的電子音樂愛好者聚集地。主場俱樂部的經營者之一叫“Kobe Chen(陳文臻)”,他本身也是一個非常出色的電子音樂人。



主場Club運營人之一 Kobe Chen


去年10月份,他跟兩個好朋友開始經營“主場”,他告訴音樂財經的記者:“優秀的電子音樂人有很多,只是需要有更多了解這個行業并且具有一定耐心的資本方來給他們一個舞臺”。


做這樣一個電子樂俱樂部是出于一個什么樣的考慮?


Kobe Chen:我們經營的這家俱樂部比較偏向于我們經營者的個人喜好,沒有什么很高端的裝修,比較簡單,這一點是我們跟其他Livehouse相同的地方,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們以電子樂為主體,我們的表演者都是DJ,我們有舞池,我們花最多的錢在設備和音響上,希望來這兒玩的都能夠在一個好的聲音環境下聽著音樂一起跳舞。


我是2001年到長沙的,做DJ的這些年里經歷過從Disco到主流夜店再到現在的地下俱樂部。其實我們做這件事的初衷并不是考慮通過經營這個俱樂部去如何盈利,而是因為我們都真正喜歡電子音樂,喜歡這種娛樂方式,所以想把它跟更多的人去分享。


“主場”不單是我一個人在經營,還有兩個搭檔,他們是同樣想在這個城市給電子音樂做點什么的人,所以我們三個人的出發點是一樣的。我們只是想找個理想的地點來安安靜靜的做這樣一件事,并不期望它能給我們帶來多大的金錢利益,能夠保持我們穩定的一直做下去就可以了。但由于“主場”鎖在大樓線路進行整改,目前我們暫時處于一個停業的整改期,相信不久之后我們會重新開業,我們也會繼續堅持自己喜歡的事業。




解放西路大多都是商業化的夜店,您如何跟他們去競爭?


Kobe Chen:其實我們跟他們談不上競爭,首先我們的體量跟他們完全就不是一個級別的,我們沒有花很多時間去考慮我們要跟他們爭什么東西,我們只想把自己要做的每一個想法盡量準確完整的表達出來,在一個最熱鬧的地方吸引到更多潛在的電子音樂愛好者,這是我們首要考慮的。


我在開“主場”之前和其他朋友一起開過另外一家店,它離市中心比較遠,當時考慮到那邊緊挨著公園環境好一些,周圍各方面的聲音不會過于嘈雜來影響你的經營定位,但是經過兩年多的經營發現,站在俱樂部經營者的角度去選擇一個相對偏僻的地方,要做推廣和運營是比較困難的,并且長沙這個城市的娛樂習慣大都還是喜歡在解放西路,所以最后我還是選擇回到了市中心來。


我覺得如果想要有更多的人來喜歡電子音樂那你必須要有很好的方法,選擇一個理想的地點,對于經營者這就是其中一個最基本的方法。但同時也因為我們是長沙第一家這么純粹的地下電子音樂跳舞俱樂部,作為俱樂部的經營者,我們也都還在慢慢的摸索學習中。


您通過什么渠道來宣傳?盈利方面如何?


Kobe Chen:我們主要的宣傳渠道還是通過手機公眾號,通過網絡。同時我們周圍的朋友也在互相幫忙轉發。我們剛經營沒多久談不上盈利,“主場”的活動演出基本上不靠門票盈利,因為即使現在很多人愿意花錢買門票看一個歌手或者搖滾樂隊的演出,都不一定愿意花錢買門票到俱樂部來參加PARTY。


不是因為他們沒有這個錢,是大家沒有這樣的消費習慣,這可能跟地下電子樂本身小眾的性質有關系。但總體來說地下電子樂的效果比我預想的要好很多,確實它還是影響到了一些人,我們每次在周末做活動的時候都能看到一些新的面孔。


不過這也可能有一些湊巧的原因。我們這個場地之前是經營了7年的清吧,所以有很多之前在這玩的老客人湊巧來了都會想要來探個究竟,當然也有一看變風格不喜歡了,直接扭頭就走了。另外一個就是有很多真正喜歡地下跳舞音樂的朋友看到宣傳后也會相約來玩,大部分來這消費并留下來玩的客人,第一次來過之后基本都會看到他們再來。


他們有很多原來不是在這種娛樂方式和環境下玩的人群,我覺得這是我之前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所以解放西路這個地理位置還是很有好處的,它還是可以讓更多的人知道除了現在的主流夜店之外還有這么一種跳舞音樂和娛樂方式。




您在經營它的過程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Kobe Chen:首先我們面臨到最大的一個挑戰就是我們的市場在長沙它不是一個大眾市場,做的并不是主流的娛樂方式,它的受眾群體相比就偏小,你怎么樣能讓這些人在每個周末固定的到這里來玩?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PARTY邀請來演出的DJ必須每一次都能夠很好的把你這次活動的主題意思表達到,這樣你將來每一次的宣傳人們才會愿意花時間看。而且你要頻繁做這么多高質量的演出,你必須一直保持在一個狀態,應該怎么樣去保持?這些都是最大的困難,因為這樣純粹的跳舞俱樂部在DISCO年代過后,據我所知長沙好像從來就沒有過,我們是第一家,而又因為地下電子音樂本身的特殊性質,我們就需要摸索出一套和其他主流夜店與Livehouse完全不同的運營模式。


您如何看待長沙的電子樂市場?是否足夠有潛力?


Kobe Chen:我去了國內很多的城市,通過比較,個人覺得目前長沙的地下電子音樂氛圍在國內應該處在一個中等水平,出來參加這種活動娛樂消費的人群在增長但是還不夠穩定。不過長沙不光是我們在做地下電子音樂的推廣與活動,還有很多的組織也在做,比如長沙本土一直在堅持做地下電子音樂演出活動的“FREEDOM TRIP” ,還有在長沙的英國人組織的“Electric Underground” ,我覺得這是對整個城市地下電子音樂氛圍很好的事情。


長沙不論是商業的還是地下電子樂市場都是有潛力的,娛樂一直就是朝陽產業,長沙又是一個大眾眼里的“娛樂之都”,只要你用心并且用對方法把事情做好,這個市場肯定也會越來越好的。


從資本的角度來看,這個項目還是一個可以投資的項目,中國優秀的電子音樂人會越來越多,只是需要有更多了解這個行業并且具有一定耐心的資本方來給他們一個舞臺。這也是我們做“主場”的原因,一是讓更多的人喜歡上電子音樂,二是給那些出色的電子音樂人一個舞臺。




您如何判斷一個DJ是否達到了您現場的演出水平?


Kobe Chen:“主場”邀請過的DJ大部分都是國內公認的好手,他們在這個行業里都是十多年的從業經歷,每年他們都在國內不同城市的俱樂部里演出有相當豐富的經驗。但是對于新人DJ來說,作為演出的場地方我首先要看他的演出經歷,這個非常的重要。成功沒有捷徑,就是花很多時間來做同樣的事情,這個過程中你會經歷很多的事情積累到很多經驗。


而對于那些沒有很多PARTY和俱樂部演出經歷的DJ來說,我會要求他給我一個他最滿意的Mixtape,我希望從中聽出他的音樂素養,來判斷他到底適不適合在這演出。我希望在我這里演出的是有持續能量的DJ,在俱樂部里保持舞池里的能量對于經營者是一個很好的幫助,這點非常重要!


您如何看待EDM?


Kobe Chen:我就料到會有這個問題。其實說實話,我根本就不想看待這個EDM的問題,EDM從英文詞義本身來解釋它其實指的就是“電子跳舞音樂”,電子音樂有很多種,有的人喜歡聽主流商業的,有的人喜歡聽小眾地下的。我也不知道從哪天開始EDM這個詞感覺就變成了一個貶義詞了,然后開始有無數DJ在爭論這件事情。


這個星球上每一種音樂都有人在做,如果恰好你也正在其中,你應該花更多心思去在如何把你喜歡的這種音樂把它做的更好。我覺得大家關注的焦點不應該是在這三個英文字母上。我也在主流夜店里面呆過,對我而言那只是我從業的一個經歷,是一份工作而已。


至于創作方面,如果我今天要做一個電子舞曲,那我肯定首先要想好這首歌應該在哪里放,什么時候放,我個人認為考慮到這點就可以開始了,不必要一直去糾結那些原本就不喜歡聽這種音樂風格的人到底要怎么辦,創作本來就需要專注。


這也是為什么我們這一次做“主場”就只是做純粹的地下電子樂,這個是中心思想,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說是我們的底限。




您如何看待中國電子樂市場的未來?


Kobe Chen:單從氛圍上來看我覺得不止是電子音樂,整個音樂的市場氛圍都感覺比以前要好了。電視上各種音樂類的節目,國內各種音樂節遍地開花,這些都是好事兒。資本方早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市場是有潛力的,具體它到底要面向什么樣的人群取決于他們要往哪個方向去做。


總體來說我覺得未來的市場只會越來越好,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其它的交給時間,每一個時間段都會發生這個時間段應該有的故事。國內像我們這樣的電子樂俱樂部越來越多,我們也是借鑒了國內的一些比較成功的俱樂部經驗來經營,這也是我最開始做這件事信心的來源之一。


互聯網時代下更多的年輕人會主動的去用很多簡便的方法來體驗和選擇自己喜歡的音樂,而不是去盲從,年輕人們的選擇需求多了,開這樣俱樂部的人自然也就會更多,而且大家在有比較和選擇的情況下從業者會讓自己越來越專業,這個過程是一個相互激勵的過程。我們要做的就是不忘初心,并且堅持!



??

還想看點別的?

點擊?圖片閱讀原文:


丨SNH48迎來華人文化,養成系粉絲模式越來越火......


丨購買黑膠唱片已成一股時尚潮流,很多用戶甚至還沒唱機


圓桌論壇二 |易天舒劉嘉良等:估值上不去,資本看不懂哪個才是關鍵點?

体彩19051627